亡灵balabala

完全松化形态。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啦!因为三党完全没有时间画画写文真的很抱歉!!不过反正也没人看诶嘿(耸肩)

无题

*嗯我就是挖坑不写然后这篇大概三四发就over了
*最近生活里又有题材可以写了,但是还是篇幅短小
*自我责任脑洞,结局暂时未定
*设定大概是六子分居,然后速度only!
*「」←这个是oso松的聊天框哦!

ok?↓

-轻松和便利的手机-

轻松在找到工作后就买了一部手机。

以前轻松都是看着totti每天对着手机搞东搞西,没想到等到自己用才发现手机这东西的便利:能和职场的同事或者前辈们交换line,看时下新闻和关注话题跟上周围人的话题,还有...随时随地联系家里人。

不过以前吃喝拉撒什么的都是一起的啊,也怪不得用不上手机,自立了之后手机真是必不可缺啊。

-轻松和神奇的line-

哦对,最近小松好像也有了手机,在轻松在line的好友列表里面就多了一个“人渣松”的字样。

随后轻松发现每天流量和电量的消耗有了成倍的增长,虽然大多都是和小松拌嘴吵架,但是透过一串又一串的文字,仿佛能看到对方撒娇、耍赖、嘲笑甚至是欠揍的模样。

“为什么以前我没有发现line是那么神奇的东西呢?”

-轻松和不为人知的恋爱-

轻松认为自己是喜欢着小松的,面对他的温柔总有种要留住的冲动,每时每刻想要和他聊天的期望,想看着他一直对自己撒娇,想在他身边抱着他,想......这些大概都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吧。

——轻松就这么下了定论。

-轻松和纠结的情绪-

被说“喜欢”了。

但是以小松的性格,这必定只是个玩笑,而且没有什么深意的那种,但是感受着心里止不住的喜悦,停不下来的心跳——幸好只是在手机聊天!被他看到这幅样子指不定会用来嘲笑自己一辈子!

但是好想是真的啊——

总感觉,仅是每天聊天已经不能满足了啊。

不想看到他和别人调笑的语句,在看到十四松他们、甚至是自己不认识的人把和小松的一些聊天记录展示出来时,我才知道,我不是他特别的那一个。

-轻松和他藏起来的聊天记录-

轻松几乎每天都会被对面不知廉耻的撒娇耍赖弄得面红耳赤,每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轻松就会用不下以往吐槽速度的手速反击回去,以表达自己的厌恶和不屑。

然而之后却会用手滑动屏幕,左顾右盼,悄悄的把聊天记录截下来,存进自己的相册,在无聊的时候调出来翻看,当然,只是在没人的时候。

轻松还特别羡慕十四松能够没事样的把他和小松的聊天记录发上来配上“喜欢”的字样。

自己做不到。

-轻松和苦涩的暗恋-

就算是轻松也知道,这样的感情不会有结果,更何况是同性的亲兄弟。常识人的设定也不允许他有这样的感情,那他应该怎么办呢——

“哼,那种人渣会有人喜欢才怪!”,“一天到晚在家无所事事,真是废材!”,“麻烦死了,谁会想和那种人住在一起啊!”

装作一副嫌恶又毫不在意的样子,甚至逃开关于他的话题。

日子相安无事的过着,难过的只有自己...太好了。

-轻松和他的告白-

恋爱的人总会对对方抱有莫名的期待,而且他知道这个长男其实是很关心他的弟弟们。

这几天小松好像小钢珠赢了好多钱的样子,聊天记录里都是他的炫耀和自满,还说什么“我可以养你了哦!”然后寄了一大堆吃的到轻松的家里。

“别对我这么好啊。”我会想多的啊。

「为什么啊?」

“...想谈恋爱了。”会忍不住啊。

「哈?和别人谈恋爱??!」

“不不不...”是和你啊!

“小松哥哥...”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如果有万一呢?

“和我...谈恋爱吗?”啊啊,说出来了,心脏也要跳出来了啊。

tbc——
(感谢你的阅读)

/有钱人的○毛都燃烧吧!/速度松

*一如既往篇幅短小
*ooc的小学生文笔
*接上篇/雨天/(不会弄链接qwq)
*下一篇补设定,预定抚养组和保留组的立场分配✔
*有人看会超级高兴因为知道自己辣鸡orz

ok?↓

————
(接上)
        “咻——真是‘新潮’的搭讪方式啊,小松哥哥~”椴松站在转角处用手机掩嘴笑着,“一见钟情了么?”

        “是是是——”小松甩了甩被雨水打湿的刘海,敷衍着对方的打趣,“整天饭局聚会的无聊死了嘛!”暗暗地啧了一声“而且麻烦死。”

        “真是可靠的长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哈——”毫不介意对方敷衍的态度,说着打了个哈欠,椴松把脱下的外套披在肩上又往内场走去。

————

        松野轻松一家的屋子在很久以前就定在那里,大概是从爷爷那一辈就留下来的,但因为交通和市场位置风水太好,周围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大型商场越建越多,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高档,反观他们家那一片小住宅房就显得十分尴尬。

        特别是某个人因为下班贪方便硬是从一家国际商城穿过去——

        “轻松你看啊,这些都是你的阶级敌人...”

        又是一天下班回家的日常,小院子旁边的那间高档酒店门口聚着一群身着西装的精英人士,相比起身为同一阶层的空松,他们一口又一口流利的外语让人连嫉妒的心情都起不来。

        “哟!轻松!啊、可以这么称呼你吧?你在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啊?”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轻松忍不住——

        ......翻了个白眼。

        总之先停下脚步,“松野...小松先生。”毕竟这里混的都惹不起啊...轻松点头回应,心里却止不住的哀叹。

        “叫我小松就行啦,不过你看起来比我小,叫我哥哥也是可以的哦!”小松自来熟的搭上轻松的肩膀,“你每天都这个时间下班啊?”

        “呃...是啊。”突然发起的提问让轻松不得不放弃对小松前一句的吐槽,“小松...先生也是每天都来这里吃晚饭吗?”

        “都说了叫我小松哥哥就可以啦,然后因为这是我家开的店我才经常来啊~”小松一副自满的样子用食指擦了擦鼻尖,嘿嘿地笑了一下。

       是不是“尼桑”的问题先不说,松野轻松现在只想骂一句:

去他妈的有钱人。

还是有心情就会有下一篇!(被打)
(ps.因为是自己的生活环境深有感触写着写着就想笑233)

/雨天/速度松

*莫名其妙的产物,小学生文笔
*单纯是今天的生活经历给自己开了个脑洞
*ooc,不知道在写什么
*大概是平凡人和富家子弟的相遇
*自我责任短篇

ok?↓

————
        “啊啊,好难受。”
        说到夏天总是少不了雨声,打下的雨水在浅绿色的伞上奏着它特有的旋律,有些人觉得听雨是件很惬意的事,但至少轻松不这么认为。
        廉价的格子衫在身体上摩挲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工作一天之后身上总感觉油腻腻地,再加上这种潮湿的天气——
        “糟透了。”
————
        “啊啊,好无聊——”
        酒店里暖色的灯光也遮不住窗外暗沉的天,啪沙啪沙的雨水也缓解不了室内沉闷的空气。小松觉得身上紧致的西装就要勒得喘不过气来。
        溜到门口抽一口烟,靠着墙壁望着天空发呆。
        “真闲。”
————
        “呼,就快到了...”轻松的两鬓被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弄得黏腻不堪,洁癖的本人简直要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加快脚步路过眼前看起来金碧辉煌的酒店。
        “喂!你!——”
        背后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在叫自己,轻松停下了脚步,却看到了一张和自己长的十分相像的脸。
        “呜哇,真的感觉一摸一样!”小松在扶手抬上按灭了将要燃尽的香烟,看着轻松愣怔的脸,睁大的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两个长的那么像不觉得很有缘吗?”
        轻松看着这个笑嘻嘻的男人蹭到了自己的伞下,只是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但也因为该死的礼貌他不能就这么走开。瞟了眼越来越大的雨,皱着眉回答道:“松野,松野轻松。”
        “真的假的?我们连姓氏都一样啊!”
        “那还真是巧......诶?”正想敷衍对方几句,却见对方拿出从胸口抽出的手帕擦拭起了自己的刘海。
        “啊啊,抱歉耽误你时间了,我就先回去啦。”顺手把方巾塞进轻松的手里,小松避着水洼一蹦一跳地回到室内,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笑着看向尚未离开的轻松,“我叫松野小松,还请多指教~”
        “哈......”奇怪的人。
        轻松顺手把湿了的手帕一把塞进了口袋,继续往近在眼前的家门走去。

有心情的话大概会有下一篇相关)))
感谢阅读。

(速度松)杀人狂paro/

*昨天高考听说的脑洞产物,四个小时太无聊了。
*21话杀人狂魔的paro(有点像黑道一定是错觉)
*大概会写?大概不会?
*除了速度暂时还想不到写什么cp(有点想写年中www)
*oocoocooc满天飞
*就是想苏,文废。

おそ松
喜欢的杀人方式是一刀毙命。杀人工具多种多样,武器达人,几乎所有东西都会在おそ松的手里发挥攻击性。
脸上友善的笑容具有欺骗性。
基于这样的条件适合潜入卧底,出席公共场合。
“没事的,我会让你解脱的~”

カラ松
热武器mania。拥有一间私人的武器库(虽然一直被其他松随便拿去玩x),把武器包养的闪闪亮亮的。“打那么多蜡,在现场随便一束光就能反射了好吗!”——totti
同十四松同样的突进型。
“ふぅ、就让我为你演奏最后的交响乐吧!”

チョロ松
没什么擅长的武器,除了公共场合,手枪等轻型武器随身。通过情报收集、黑色恐吓、语言暴力等等对目标产生精神上的攻击。
“据说cherry松把人说得跳楼了啊!”——某长男。
现在正在向トド松up变装技能。
因为武力值不比兄弟们高,经常会考虑同人合作(大多是おそ松和一松)。
“像你这样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暴君mode大概有?)

一松
不同于カラ松的“是男人就不会回头看爆炸”,喜欢看着目标炸成烟花。
所以装备多为一次性用的大杀伤力武器。
习惯暗杀,和チョロ松组队的话会考虑用狙击。
カラ松的武器库最大的破坏者。
养猫。
“呐,不觉得人生的最后应该用烟火来庆祝吗?”

十四松
惯用管制刀具,棍棒以及从カラ松那里借来的重型枪炮。
杀人放火的时候也维持着天使一般的微笑,让目标毛骨悚然,但是杀人之后手脚并不干净,需要其他松照顾(团宠?)。
和カラ松一样的突进型。喜欢团战。
“啊哈!你也要一起玩?”

トド松
因为是末子,兄长们都会稍微照顾一下。
明明是洁癖却有奇怪的分尸癖好,所以手脚会比较干净√
携带一个主要杀人武器,腰间配置小刀具。
化妆便装等非常上手。
通过传授チョロ松技能换取免费(六子的)情报
“我会好好打扮你的♡”

设定大概暂时这样。

感觉一直在吃各种太太们的粮...自己不为tag做点贡献有点过意不去啊啊啊...

就像这样人懒又没有绘画力,色松那张放在桌面上被抹糊了才去描描线还懒得擦。根本没有正经练过画画对我就是这种(废)人。(揍)

喜欢宗教paro自己又不产粮啊哈哈一天到晚坐等喂粮(吸烟.jpg)有空我就涂涂鸭,没错涂鸦,连条鱼都算不上(眼神死)。

esp喵:有人喜欢心里就偷着乐,明明连(カラ松的)衣服都不会画。

意识到要把这些发上来羞愧的要死了。

好久没有画画了——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用拍摄角度来弥补吧(不)

来来来又画了隔壁的壮汉(叫出来真的好吗?)

不知道为嘛最近电脑出问题都上不了毒奶粉qaq

嘛...看今天画了那么多东西就能看出今天的课有多无聊。


下次尽量把图片归到一起...觉着自己把tag耍的太过了...呜


啊,魔皇终于攻起来了。